湟源| 昌江| 依安| 乌当| 高阳| 那坡| 秀山| 赵县| 仙游| 惠农| 天池| 薛城| 扎兰屯| 鲅鱼圈| 治多| 河间| 石林| 珊瑚岛| 丹东| 耿马| 太仓| 铜山| 丰宁| 类乌齐| 建德| 清水| 万盛| 建平| 防城区| 康定| 墨竹工卡| 鹿泉| 横县| 察雅| 呼玛| 坊子| 大名| 青田| 四子王旗| 西山| 清丰| 呈贡| 都兰| 邻水| 古蔺| 潮阳| 滨州| 郯城| 峨眉山| 新丰| 佛坪| 滑县| 曲阳| 沿河| 富顺| 林州| 乐亭| 桂东| 永福| 临城| 彭阳| 宿州| 扬中| 南皮| 遂川| 渠县| 慈利| 砚山| 琼海| 黄冈| 襄城| 朝阳县| 广丰| 崇州| 石棉| 温泉| 临高| 萧县| 班玛| 苏尼特左旗| 巴马| 神木| 民权| 杜集| 仙游| 老河口| 孝昌| 西乡| 惠东| 嘉善| 洱源| 道真| 正阳| 桃源| 铁山港| 金寨| 双流| 九江市| 荣昌| 嵩县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大同县| 商南| 岗巴| 木垒| 太湖| 大足| 斗门| 阿拉善右旗| 鲁甸| 景县| 桑植| 茶陵| 金寨| 廉江| 西林| 四会| 新洲| 汝州| 凌源| 韩城| 代县| 务川| 清水| 河北| 商丘| 寿光| 祁连| 涟水| 大足| 大渡口| 积石山| 上犹| 于田| 佛冈| 岢岚| 绥芬河| 龙泉驿| 白云矿| 陕西| 金坛| 五家渠| 乐平| 左贡| 临澧| 商洛| 民乐| 泽州| 吐鲁番| 贵定| 阿克苏| 句容| 岢岚| 临县| 内黄| 汶川| 贾汪| 鄂托克旗| 孟连| 忠县| 吴堡| 秭归| 宿州| 安乡| 从江| 本溪市| 神木| 山阴| 浦江| 墨脱| 天门| 古县| 容县| 宝应| 塔什库尔干| 乌尔禾| 鄂州| 盐田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沅陵| 镇康| 波密| 永州| 辉南| 昌乐| 天全| 余庆| 禄丰| 龙里| 莱州| 石首| 曲阜| 莫力达瓦| 肥西| 永丰| 梅河口| 百色| 琼海| 青县| 慈溪| 延长| 塔城| 青海| 歙县| 乐都| 北辰| 邗江| 沙坪坝| 台儿庄| 海丰| 清镇| 南岔| 高县| 邵东| 称多| 昆山| 隆子| 清苑| 香河| 任县| 犍为| 大姚| 色达| 利川| 新巴尔虎左旗| 砚山| 德令哈| 乌兰浩特| 阜城| 凤冈| 宜昌| 韶山| 喀喇沁旗| 姜堰| 乳山| 竹溪| 大渡口| 陇县| 深州| 宁县| 合阳| 汉南| 申扎| 称多| 平昌| 沧州| 东明| 菏泽| 靖江| 渝北| 武都| 磴口| 南郑| 永宁| 大石桥| 曲麻莱| 东光| 扎赉特旗| 朝阳县| 宣威| 高雄县| 通道| 天柱| 汉阴|
新闻 - 专题 - 萧网议事 - 视频 - 房产 - 中介- 家居 - 汽车 - 教育 - 健康 - 理财 - 企业 - 萧山生活 - 购物 - 旅游- 棋牌 - 百姓论坛 - 湘湖社区 

琼瑶因丈夫“失智”崩溃大哭 失智的老人们让人心疼让人愁

2018-02-24 10:40  来源:浙江在线  
标签:伊于胡底 梧埔山村

琼瑶因丈夫“失智”崩溃大哭 失智的老人们让人心疼让人愁

“黄手环行动”旨在唤起全社会对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关注。新华社资料照片

琼瑶因丈夫“失智”崩溃大哭 失智的老人们让人心疼让人愁

新华社资料照片。

  浙江在线5月5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钟卉 吴朝香)近日,79岁的琼瑶阿姨因丈夫平鑫涛“失智”住院插鼻胃管一事,陷入和继子女的纠纷。她透露曾被失智的丈夫喊妈,令她崩溃大哭。琼瑶不想老公再受罪,希望他安乐死,继子女怒了,说老爸只是失智还没病危呢。“不再相信人间有情”的琼瑶含泪宣布,将失智老伴“交还”到儿女身边,不再探视。

  琼瑶的家事纠葛也再次引发大众对失智老人群体的关注。

  失智症,又叫阿尔茨海默症,它有个不太好听的叫法是“老年痴呆”。得了失智症的老人是什么状态,为何会让琼瑶崩溃?那些家人,又以怎样的心态面对?钱报记者采访了多个失智老人家庭。

  耐心的护工:

  失智老人,大多白天睡觉晚上捣蛋

  杭州市福利中心的9号楼,是一幢料理失智、失能老人的特护楼。记者首次去探访是一个晴天。从顶层阳光房尚能唱歌的失能老人区走到重重铁窗门禁的三、四层失智老人特护区,心情霎时不好。

  这是一群极为安静又极为吵闹的老人。

  一位老人靠墙站着,声嘶力竭地发出不停歇的怪声。他隔几分钟就要用手重重地拍打自己的脑袋一次,但十年失智让他失去了言语功能,除了能说几个模糊的字,他有苦难言。

  他旁边,一位老人目光涣散地躺在床上,不发一语。失智加中风,他已无法再下地行走。他的手戴着手套,被安全绳捆着,一旦松绑,他就会乱来。

  大部分的老人,不是杳无声息地躺着,就是絮絮叨叨地坐着。记者询问一位不停在自言自语的老奶奶,“您叫什么名字啊?”“我们的衣裳都蛮好的。我自己的衣裳都蛮好的。”她望着记者,认真地回答,重复了7遍。

  而另外一位同样自语的婆婆,忽然冲着记者说,“把房产证拿来,该去卖房了。”此后,她又发出了一堆含混不清的话,记者问护理她在说什么,护理摇摇头——那些词没有意义,也并非在和任何人说话,她的记忆和世界都停留在青年时代。

  两层失智区住了近150位老人。5年里,护理徐阿姨前后服侍了14位老人,7位已寿终离世。

  “老人一旦失智,离去的就会比较快。基本5-8年的时间,久的大概10年。”徐阿姨说,失智意味着失去控制权。他们将慢慢失去生活能力、记忆力、认知力,进而诱发性情大变、被窃妄想,忧郁症等病症。

  “白天睡觉,晚上捣蛋”,护理毛阿姨这样形容不少失智老人们的状态。白天,他们呼呼大睡,晚上就开始不停地起床、踱步、翻东西、抢被子、骂人。为此,福利中心的特护们也必须睡在房间,24小时陪护,防止老人起夜摔倒。“摔倒是一系列麻烦的开始,老人容易去得快。”

  失智的老人:

  有人不停吃东西,有人不停地走失

  送进福利院的失智老人,基本上都是家属实在吃不消管了的。

  失智后,因为丧失了饱腹感,老人们的食欲无限量。如果没人管,他们会不停地吃东西。

  一位住家的失智老人王奶奶,每天在家吃完饭后便往外跑,向邻居挨家挨户讨饭吃,她向人诉苦:我真可怜,孩子不孝顺,饭都不管饱。王奶奶的儿子很委屈:“她吃了什么都不记得,被邻居误会我不孝是小事,她吃出毛病就不好了。”

  81岁的李爷爷曾是一位农村小学的校长,未失智前,他很怕老婆。5年前,他得了失智症,性情大变,成天用难听的话骂老婆。两人走在路上,他在前面骂骂咧咧,老婆在后面难堪地跟着——她不能走,不然老公会走失。

  走失是最让家人头疼的现象之一。他们爱溜出门,又记不清回家的路,有时甚至记不清家人。

  我国民政部去年发布的报告显示,每年全国走失老人约有50万人,平均每天约1370名老人走失,精神疾病和失智是走失的主要原因。

  因为失智,伍奶奶三年前被送入了金华康复医院。今年春节,家人把她接回家过节,短短一周时间里,她走失了三次。最后一次是通过公安监控才在几十里外的地方把她找到。第二天,年没过完,几个孩子立马把她送回康复医院,他们承担不起母亲走失的责任。

  因为传统观念,很多人不愿把失智老人送入敬老院,觉得那是不孝,但他们也承担不了照看老人的负担。

  金女士的父亲3年前确诊失智症,他总会跌倒,半夜乱打电话,出现幻觉,因为制造噪音,常被邻居投诉。家人曾经为他寻了保姆,却被他打伤多次,不肯再干。金女士把父亲接到身边料理,可是她要上班、持家、担心孩子们的学业。父亲不停闹腾,让她神经衰弱。她想当个好女儿,她希望父亲好好的,但她也想要一份可以控制的生活。

  最近,她问丈夫是不是该给老人家找个地方。可仅仅因为有这个想法,她觉得很羞愧。

  疲惫的家属:

  为陪伴老伴,他在福利院“上了六年班”

  失智区特护房里,83岁的邹奶奶坐在房间的靠背椅上咿哩哇啦地说着什么。“吃饭了,我们今天吃点肉好不好。”81岁的老伴刘爷爷拿起饭盒,从送饭的护理员那里挑了一块烧烂的红烧肉,用勺子从中间压断、分开。

  这是老两口的交流方式,虽然有时根本不懂彼此在说什么,但刘爷爷坚持聊天对老伴很重要,六年里,他每天花费一个小时,从家到杭州市社会福利院,在这里待上一天,就是为了陪她说说话。

  邹奶奶在2009年的时候,被诊断为脑萎缩。

  “印象最深的一次,我们去给她父亲扫墓,路上她坚持说墓碑上有照片,还和我争。到了一看没有,她就站在哪里,沮丧了很久,说自己大概记错了。”

  那次之后,刘爷爷带老伴去了浙医二院,找最好的专家,但是这个病没法治。老伴的变化,刘爷爷最初接受不了,“我们是大学同学,她聪明,在单位里业务好得不得了,退休后还被企业返聘。”

  2008年,刘爷爷对74岁的老伴说,回来休息吧,我们出去游山玩水。没想到第二年,邹奶奶就“病”了。“我开玩笑说,你怎么现在变成傻瓜了?”

  2011年,孩子们建议父亲把母亲送往福利院,理由是刘爷爷会被拖垮的。“我不大想送,我觉得我还可以照顾她。”很快,刘爷爷觉得自己吃不消了,刘爷爷也想过请保姆,但是,“找到合适的太难,还隔三差五要涨价。”

  2011年,邹奶奶住进了福利院,刘爷爷说,一开始他是很难过的。

  “我早上5点起床,坐公交车,7点不到赶到福利院,来陪她,一直待到下午两点再回去。”刘爷爷至今还记得,邹奶奶被送进来的第一年,每天一大早,就站到房间的走廊上,隔着窗户眼巴巴地看着大门,等他来,“看着她这样,那个心酸,那么好的一个人,感觉就这样被关起来了。”

  这六年,刘爷爷说自己就像在福利院上班,每天准时出现,没有节假日……“我想多陪伴她,现在最重要的是陪她,只要她每天高兴就好。”

  但是邹奶奶并没有因此有好转:她已经记不起老伴和孩子们的名字。

  这样的生活累吗?削瘦的刘爷爷往椅背上一靠,说,“反正习惯了。”

  家人出现失智,我们该怎样面对?我们一无所知,没有人教过我们。多位家属对记者表示,将老人送养老机构是他们不得已、又似乎是最好的选择:“我们想不出更好的方案。”

  家人出现失智,我们该怎样面对?我们一无所知,没有人教过我们。多位家属表示,将老人送养老机构是他们不得已、又似乎是最好的选择。

作者:记者 钟卉 吴朝香  编辑:孔赵娣

分享按钮

相关新闻
萧山网版权声明
新闻专题
仝庄村村委会 四拔子 布衣族 来宾镇 王串场新村
彩管厂 黑虎胡同 洒渔乡 应城 东志节村委会